周边城市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随县论坛

热图推荐

收起左侧

林业纠纷,有为百姓办事实的领导吗?

[复制链接]

2015-5-12 07:51:01 303 0

随州帮 发表于 2015-5-12 07:51:01 |阅读模式

随州帮 楼主

2015-5-12 07:51:01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必应 即刻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随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我是随县洪山镇三神庙村村民谭刚兵,现向随州市各级领导反映和本组村民王大明山林纠纷的问题。

王大明的姐姐王大兰现年70岁,85年随丈夫兰中华从农村调迁至曾都区供电单位上班现已退休。95年兰家父亲病故,他的一块山就抛弃在那里。96年我村抓经济,实行山林交钱制。通过组长王银朴召开群众会议愿意要山就要,不愿意就退,通过组长王银朴和9个村民代表将这片空置的山林划分到我的户头上,并从那时起开始每亩3元的费用。

2001年6月18日,洪山镇林业站鉴定 ,森林,林木,管理承包合同书使用年限为30年(付款原件和交款单据还在)2010年,11月18日包村干部周和友收取林地使用费,我交了所有的山林费,包括这次争议的一块山(12.6亩)总共567元。当时周和友说林业证掉了,下次补给我,并写下欠条,一个月内还给我。(有据为证)但后来一直没给。如果村里不扣着我的林权证后面的山林纠纷不会发生。发放林权证的周和友是王大兰弟媳的兄弟,刚过了14天也就是2010年12月2日,我组干部周和友找我在王大明家,刚坐下王大兰说我这次回来是找你们要山的。说他的户口在这里,这片山有他的份。当时我没有同意,我说你从85年搬走至2008年转回来有20多年不在本组。98年全国户口整顿,政府干部在派出所查过无王大兰户口,那时候洪山建校集资公路集资一人几千元你没交过一分钱,现在政策好了,林木值钱了,08年你把户口转回来,要山要地。我就想不通了。她与她老公在随州市供电局享受国家待遇多少年了,都70多岁的人了,你儿女在单位上班,老公兰中民领着不低的退休金,你们住着单位上的福利房,还贪图农民的山林,你们能够体谅农民的艰难幸苦吗。她自己兄弟王大明的山林50多亩,是我们村面积最大的,你还不满足?

2013年11月20日,村委会把登记在集体名下(2009)第014687号林权证交给了我。没想到王大兰既然伪造一份82年的林权证,1982年的山林都是村里写的山林责任书,哪里有林权证呢?我们村村民200多户村民都没有林权证,就他一个人有林权证吗?从2010年到如今王大兰兄弟王大明几次阻止我上山砍伐,并伙同他儿子王奎使用暴力,把我头部打伤花去医疗份1000多元,至今未能解决。王大明曾说:我上面有的是人,你打官司都打不赢。我们三神庙村现任书记是他女婿的弟弟,书记干部都是他家亲戚,他认为他儿子的块头大,手里面有关系。因此这边山林到现在也没能解决。

2015年4月9日洪山镇林改办人员送来了随县林业局文件,撤销了我的(2009)第014687号林权证,根据王大兰伪造的假林权证把这一整片山林划分给了王大兰。没钱没权的老百姓咋就这么难?天理何在?上级领导,您了解过这件事情吗?您就批示。垦请领导能够下基层在村民中进行调查,从1982年到如今我交了20多年的林业费的钱,仅凭一份假的林权证就把本属于我的合法财产的山林就划分给别人吗?
希望领导能够公平合理的解决这件事情,不要让我们老百姓寒了心。
                                                               


                                                               洪山镇三神庙村村民 谭刚兵
                                                                2015年5月12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资深会员
:
111@sina.com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

帖子

积分3078

图文推荐

  • @随州人,下班朋友聚餐想吃烤鱼的看过来!

    在寒冷的夜晚,特别适合约上三五好友围坐在一起,

  • 雪凇宛如山花怒放!随州大洪山迎来今冬首场

    “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是随州大洪山风景名

  • 万和镇中心卫生院开展叶酸培训工作

    随县论坛讯(通讯员苏奇)为加大出生缺陷干预

  • 现在冬装都好贵啊!随随便便一件就要1千多

    现在的冬装都好贵啊!前两天发工资去买羽绒服随随

  • 【晚八点红包】感恩节,这些话一定要说出口

    随着年纪的渐渐增长 我们对于情感的表达总是稍带